直击非洲缺水民众的凄苦生活(组图)

编辑:凯恩/2018-10-22 22:01

  点击图片直接进入  如果数百万为了用水而疲于奔波的妇女能有一只安装在家门口的水龙头,那么整个社会都将变得大不相同。埃塞俄比亚Ticho镇附近的一堂卫生课。教师Hiruut Nigusee笑着展示一幅排便的图画。起初学生们有些尴尬,但现在他们已养成使用旱厕和洗手的习惯,得痢疾的人越来越少。(来源:环球网)  “我们愿意干任何事,”村民们在Ticho附近开挖用于敷设管道的沟渠时这样唱到。通过自己的努力——以及WaterAid的帮助,他们很快就能用上自来水了。  在亚的斯亚贝巴贫民窟的一个街边洗衣作坊里,Muntaha Umer在那里用污水洗男士的衣服,每天只能获得一美元的报酬——只有男人能负担得起这一美元的费用。  埃塞俄比亚Arayo河。每逢旱季,河床里就只能渗出来一点泥浆了,妇女们只好“刮”水出来。不过拜上游新建的砂坝所赐,只要下场雨,地下蓄水池就能蓄起雨水,届时只需用手压泵就能得到干净的用水了。  一条中国援建的联接肯尼亚和埃塞俄比亚的公路。一辆由武装人员押运的卡车驶过一位虚弱得几乎背不动牲畜草料的女性。自从一位中国工程师被愤怒的当地人打死,政府提高了这片饱受干旱困扰地区的安防等级。  肯尼亚北部Rendille村。村民围着水罐,要舀出里面残存的一点水,政府头天晚上派来卡车将水罐装满,但水龙头以上的水很快就被接光了。他们必须再过一周才能等到下一次给水。  肯尼亚北部Marsabit地区。这是一口九人深的水井,妇女们在溜滑的简易梯子上竭力保持平衡,手把手向上传递几加仑珍贵的井水。水送出井口后,妇女们还要提防它被口渴的牲畜喝光。  肯尼亚北部Gabra地区。当地妇女每天要背负沉重的水罐和不洁的浑水跋涉五个小时。持续的旱情使这个原本就干旱的地区出现了严重的水荒。  埃塞俄比亚,Foro村外的山间小路。一群孩子扛着用于日常饮食的浑浊河水,在通往他们村子的陡峭山路上攀爬。他们每天往返几趟,一个来回要用两三个小时。男孩子到了七八岁就可以解脱这样的劳役,而女性则终其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得不停地背水。凤凰娱乐(fh03.cc)  在埃塞俄比亚,柯恩索的Mechello小学,那些幸运的可以负担一美元学费的孩子们自豪地举着他们的成绩单。干净的水和卫生保护孩子们免受疾病的侵袭,使他们可以接受教育。  肯尼亚。水箱里已经没什么水了,很久才能流出一滴。政府头晚派车将水箱装满,但很快就被接完了,为了争夺里面最后剩下的一点水,村里人吵得不可开交。  肯尼亚,马萨比特附近的村民和毛驴都将身体探入“歌唱水渠”上游的水槽中——之所以叫“歌唱水渠”是因为把深层地下水提上来的那些村民在干活时会边唱歌边干活。在这里,每位游客每天允许灌满一个大的简便油桶——而妇女则通常需要等到动物都饮足水之后才能灌水。  几年前,这些村民在肯尼亚北部干旱和多石头的平地上发现了一块潮湿的区域。右边的这位妇女就蹲在那里,拿着一个茶杯,等待着水的出现。  坦桑尼亚Matumburu村。一个小姑娘双脚撑住井壁,舀取浑凤凰娱乐(fh03.cc)浊的井水。排了十个小时的队以后才轮到她取水,而且还得继续等——等井里渗出足够的水,也就是说,下一位还要再等将近一个小时才能被轮到。 (来源:新华国际)